首頁 > 重慶 > 正文
重慶珍檔丨李公樸血流較場口
10-14 10:03:56 來源:紅巖聯線微信公眾號

1946年1月31日,政治協商會議在重慶閉幕。在中國共產黨和民主同盟的共同努力下,政協會議通過的各種議案。為鞏固政協會議的成果,促進五項決議的實施,2月2日,李公樸、章乃器等協進會理事在民盟機關報《民主報》社址開會,決定舉行陪都各界慶祝政治協商會議成功大會。隨後,由協進會、民主建國會、中國勞動協會等23個團體組成“陪都各界慶祝政治協商會議成功大會籌備會”。經各團體反覆協商,決定於2月10日上午9時在較場口舉行慶祝大會,推選郭沫若、李公樸等20餘人組成大會主席團,李德全為總主席,李公樸為大會總指揮。

2月10日上午,數千名羣眾集會在重慶較場口廣場,等待在這裏召開的陪都各界慶祝政治協商會議成功大會。大會原定9時開始,李公樸作為主席團成員,又是大會總指揮,所以早早地來到會場。他佩帶“主席團”的標誌,喜氣洋洋地登上主席台,卻發現主席台兩旁已經站滿了來歷不明的人,還有不知是誰請來的軍樂隊。原來國民黨當局蓄意破壞這次大會,重慶衞戍司令王瓚緒、市黨部主任方治在陳立夫的授意下,指派中統特務、市教育會理事長吳人初以及市農會常委理事劉野樵,進行破壞搗亂。

9時許,當沈鈞儒、郭沫若等政協代表剛到主席台就座的時候,劉野樵找到李公樸,要談大會主席團問題,李公樸覺得這不是他個人決定的事,婉言回到説:“待主席團成員到齊後,大家共同商量。”劉野樵急不可待,不斷糾纏李公樸。後來章乃器來到會場,劉野樵又跟章乃器糾纏,而他帶來的打手搶佔擴音器,有人在擴音器中喊叫:“提議佔全國人口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農會代表劉野樵為總主席”,台下打手們立即附和。劉野樵即以主席自居,宣佈開會,舉行“隸立、奏樂、唱黨歌”儀式。站在台口的施復亮忍無可忍,大聲向台下羣眾喊道:“請大會總指揮李公樸先生講話!”李公樸剛走上前去,準備有所説明時,這夥心懷鬼胎的暴徒害怕李公樸暴露他們的醜惡,一擁而上,拉着他的鬍子,拳打腳踢,李公樸當即被打倒在郭沫若、茅盾、李燭塵的身邊。郭沫若不顧一切保護他,也遭到暴徒的毆打。暴徒們追打李公樸,從台上一直打到台下,頭部血流不止,鬍子和頭髮都沾滿了鮮血。混亂中,李公樸在社會大學、勞動協會等團體青年的保護下突圍出來,由八路軍辦事處的汽車送往市民醫院救治。他一邊走一邊還在説:“讓他們打好了,打死我中國還是要鬧民主的。”事後得知,國民黨特務原擬將李公樸推入會場外一口很深的枯井內,置他於死地。

李公樸被打傷後,被前來參會的共產黨代表王若飛等人送到醫院救治,當週恩來到醫院慰問他時,他忍住傷痛對周恩來説:“為了和平民主,為了祖國統一,我受點傷算不了什麼。”

較場口血案後,一腔義憤的李公樸,拖着重傷的身子,不僅不屈,反而情緒更加激昂。在昆明他公開宣稱“我跨出了門,就不準備再跨進來。”為了和平,為了真理,為了人民民主他繼續四處奔走呼號。7月11日晚,李公樸和夫人李曼筠相伴回家,在昆明北門街遭國民黨特務用美製無聲手槍襲擊,腹部受傷,待送進醫院已是血流滿腔。7月12日凌晨5時左右,李公樸問夫人張曼筠:“什麼時候了?”夫人告訴他:“5點了。”他意味深長地説:“天快亮了。”5時20分,李公樸安詳地閉上眼睛,離開了這個世界,時年44歲。 

原標題:李公樸血流較場口

【菜鳥集運香港自提點】上游新聞客户端未標有“來源:上游新聞-重慶晨報”或“上游新聞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與上游新聞聯繫。

舉報
  • 頭條
  • 重慶
  • 悦讀
  • 人物
  • 財富
點擊進入頻道

本週熱榜

汽車

教育

美家

樓市

視頻

舉報內容
低俗色情 廣告 標題黨 內容重複 有錯別字 排版錯誤 侵權
獲取驗證碼
請先完成短信驗證
取消
確定